大发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3 16:17:0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4年10月,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(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)解密了一批中央情报局1948~1976年之间有关中国情报的分析和评估报告,并为此专门召开了一次国际学术会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36年前后,美国从“大萧条”的经济危机逐渐转向欧洲战事,此时的美国情报因来源于政府各部门下的情报单位、缺乏系统的整合和分析,已经远远不能应付严峻战事下的突发状况。于是,在这样一种薄弱的美国情报工作的背景下,一个独立、系统的情报机构开始酝酿准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中国刚成立,CIA就组织起庞大的面向中国的情报机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1942年珍珠港事件的爆发才使得美国人如梦初醒,一个具有独立核心地位、负责情报搜集分析和外事宣传的美国战略情报局正式成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冷战研究中心拿到解密的71件、共千余页中央情报局档案。其中提到:至20世纪60年代,中情局已拥有一个非常庞大的面向中国的情报机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《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中国与中美关系》记载,目前历史学家主要通过两个途径探究中情局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:弗兰克·霍勒波尔的《中国海岸的袭击者:朝鲜战争期间中情局的秘密行动》,玛瑞·艾伦的《在华间谍:弗朗西斯·莱德蒙德的故事》,约翰· 肯尼思·克纳斯的《冷战孤儿》, 托马斯·莱尔德的《进入西藏:中情局的首位原子弹间谍及其拉萨秘密探险》,肯尼思·康博恩和詹姆斯·莫瑞森的《中情局在西藏的秘密战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著名历史学家、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终身教授、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冷战史中心主任沈志华向媒体介绍,通过2004年10月美国有关对华情报评估学术会议上对中情局官员的询问得知,他们的所谓“情报”,除了美国驻外各机构道听途说的消息外,主要来自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的报刊杂志和电台广播(通过设在中国周边国家的监听站),利用职业间谍或高空侦察等技术手段得到的资料不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五) 国防部情报局 (DD/I) 有136人在国家照片分析中心(National Photographic Interpretation Center, NPIC)专门对中国进行研究。图像分析组(Imagery Analysis Division, IAD)提供照片情报报告、大量简报与其他服务。图像分析组提交的数百份关于中国的报告,主要与军事事务相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四) 国内联络处(Domestic Contact Service, DCS)负责从国内渠道(包括侨民)收集关于中国的情报以及获取和分析中文研究成果。在华盛顿总部,有3名全职的专题官员专门对中国问题进行研究,还有5名兼职研究员。此外,143名各领域的专家也在某种程度上从事与中国相关的工作,国内联络处每年出版数百份关于中国的情报报告。